Seek in Darkness

沉迷于GG和陛下。

【博闪】慢性毒药 03 【AU,无超能力】

最近..好有写作动力,但是真的怕写毁(。

———————正文———————

到了家之后,Harrison自己扶着Barry回到房间,将人的外衣脱去,安置在床上。男孩伸手抓住他的袖口,看上去显然意识还不清晰,双眼有些无神,眼眶也因为醉酒而微微泛红,看起来却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至少Harrison这么觉得。男孩动了动鲜红的唇,小声嚷着“我还没玩够..Uncle Wells你为什么要把我弄回来..”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像是融化了的糖果一般软糯甜腻。一瞬间心里像是有电流通过,Harrison盯了Barry半晌,低头不再直视那双湿漉漉的灰绿色眼眸,而是帮人把外裤脱去,而后立刻将人白皙的双腿盖在棉被里。再抬起头时,Barry跟他离得很近,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男孩还想开口,用他像蜜糖一样腻人的声音诉说自己的委屈,却被立刻制止了。他的嘴唇被Harrison的手覆住,后者再施力顺势将人摁在床头。“如果你下次再敢这样偷偷跑去那种地方玩,我一定会让你永远记住这么做的后果。” 这句话带着十分明显的威胁意味,而此刻的Barry自然没法辨别,只是感觉更加委屈了,眼泪快速在他的眼眶中凝聚然后落到用力按压着他面颊的手上。他不能完全处理好那句话里的所有信息,只知道自己的监护人此刻生气了,只好抽泣着点了点头。

无论是通过视觉、听觉还是触觉,Harrison都很明显地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小家伙正在哭,看起来就像是自己欺负了他一样。“立刻睡觉,” 男人收回手,强硬地将啜泣着的人塞进被子里,“还有,别哭了。” 他说完,立刻将视线移开,走出Barry的卧室,顺手关了灯带上了门。

第二天早上起来,Barry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人狠敲过几下一样,晕乎乎,而且还伴随着疼痛。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前一夜的记忆出现了断片,记忆里似乎只剩下“Uncle Wells生气了”这一点东西,反正他是回忆不起来别的了。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似乎有些红肿,听到有脚步声,从节奏上看应该是那个自己此时最不想面对的人——Harrison Wells。于是他选择逃避,把被子抓起来蒙在头上假装自己并没有醒,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犯这么大的错,天知道他的监护人在这种时候会多生气。“Uncle Wells究竟是怎么做到每次我刚醒就过来的..” Barry小声嘟囔了一句,把自己整个蜷在被子里。

门开了,来者从门外踏进,然后是门关上的声音。

Barry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不禁把自己缩得更紧。“Barry Allen.” 声音在头顶响起,令人感到无比绝望,然后被子被掀开,一阵寒意袭来。“你已经醒了,你不觉得你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好冷..” “不许撒娇。” 身为监护人的Harrison自然不希望面前这个家伙感冒发烧,转身去衣柜里找了衣服给他。Barry有些不安地望了语气听起来很不悦的人,抿紧了嘴唇,把衣服裤子穿好。

第一次经历宿醉的他似乎感到很痛苦,深呼吸着揉了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抱着膝盖靠在床头,低头看着床单,或许只是眼神放空。“现在知道难受了?” Harrison十分享受昨晚对Barry稍稍粗暴的动作,但是此刻的男孩十分清醒,他只得把想要伸手捏住对方下巴迫使对方直视自己的冲动完全忍回去。“抬起头,Barry Allen。” 他现在开始想要拽着面前低着头的人的头发让人抬头,但是他不能。僵持了半晌,Harrison开始握起拳保持自己的理智,这时候Barry抬头了。“我只是想出去疯一次,我从来都没有试过,为什么别人都可以我不可以。”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对Harrison说话,声音虽然有些颤抖但是却让人感到他的坚定。被顶撞的年长者此刻显然已经有些忍无可忍,他俯下身,伸出右手握住男孩的左肩,指尖发力让人感到一丝疼痛。“因为我是你的监护人而我认为那种地方非常不安全!你昨晚醉成那样你以为如果我不去接你你会发生什么事情,假如当时找到你的是一伙坏人他们就把你带走了,还是毫无抵抗之力,懂吗!” Harrison很少对Barry发怒,这次简直出人意料。而正处青春期的人这时候反倒更加倔强,他也冲着面前的人喊了起来:“我知道,我知道!但就是因为你从来都不让我有独立的机会所以我现在才连这点安全意识都没有!你的保护过度了!”

Barry挣开握着自己肩膀的手,从床上一步跨下,往门口走。Harrison快速抓住男孩的手臂把他拖回来。“你去哪。” “不要管我了!” “Barry Allen,你以为我还会放你出去吗?抱歉你这周末被禁足了。” “Harrison Wells你简直不可理喻!” 说完这句话Barry感到手腕被用力抓握带来一阵疼痛,然后被人甩到床上。“Barry Allen,你今天连房门都不能出。因为你用这种语气对自己的养父说话。” “我本来根本不需要养父,我父亲根本就没有死!” “你亲眼看见了吗?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死。” “那你又怎么知道他死了?是你夺走了我在我父亲的监护下成长的机会!一切都是因为你!” “我当时就应该把你留在那里让你自生自灭。” Harrison冷冷地抛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当Barry听到“咔嗒”的一声锁门声,他就知道他这个周末真的不能走出这个房门。

刚刚跟自己的监护人吵了一架的Barry显然还在气头上,他只想出去跑个几圈,又想起来门被锁上了,他连自家的花园都没法跑。他将枕头用力往地上一扔,然后捂住自己的脸,缓慢蹲下,靠在床边滑坐到了地上。他思索着一切的一切,从最初那人温柔地安抚,将自己带离那个血腥的地方,从小便悉心教导自己,过度的保护似乎也只是担心脆弱敏感的自己再次受到伤害,再到昨天自己做下那个错误的决定,和今天这场不必要的争吵。Barry似乎没有理由对Harrison那样说话,他感到自己错得离谱,而对方估计已经被自己伤透了心,或许也失望透顶。越想到这里Barry越觉得难过,他的眼眶越来越湿润,鼻子也有些发酸,他捂着自己的口鼻,隐忍着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和难以抑制的抽泣声。

咔嗒。

“Barry.”

“对不起Uncle Wells,对不起..” Barry攥紧抱着自己的人的衣服,哭得浑身颤抖。他将自己缩成一团,紧紧靠在Harrison怀里,而后者此时也温柔地轻抚他的脊背安抚着哭得泣不成声的人。“Barry,我原谅你了,别哭了。” 怀里的男孩即使是校田径队的一员也依然十分清瘦,此时颤抖着更是让人无比心疼。

美丽的事物似乎都是这么脆弱的不堪一击,令人怜惜。Harrison这么想着。

TBC.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