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in Darkness

沉迷于GG。
写的东西有那么点悬疑风,很多地方有伏笔,仔细看如果想出来可以私信我聊天。bu
然后我也不告诉你对不对。xx

就..虽然也很透明但是正式请个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更一篇,高中生活使人颓废啊..x

qnq

极度怀疑以后都是月更。
高中生活苦啊——

【博闪】慢性毒药 05【AU,无超能力】

啊好久没更..废话不说了。xx

———————正文———————

“你在学校不开心吗?”

一上车Barry就一言不发,看着窗外的某一点,或许什么地方也没看,要知道平时他都会说着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就好像在学校一天之内真的可以发生无数件值得他去一一讲出来的事情一样,反正他的嘴从上车开始基本上就不会停。但是今天没有,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这让Harrison皱起了眉,攥紧了方向盘。

过了一会,Barry才像是从梦中醒过来,随口回答了。“Hum..没有不开心,就是有点累。” Harrison见他似乎也不想开口,就没有多问,瞥一眼发现男孩又像是丢了魂一样,似乎是在出神地想着什么事情。“你知道,如果..“ “Uncle Wells.” Harrison刚想再次开口询问,便被打断了,他只好耐心等待男孩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依赖型人格障碍吗?”
“依赖型人格障碍..?”
“你觉不觉得我太不独立了?”
Harrison这才知道Barry为了什么而变得那么安静。他把车停到路旁,扭头看着明显有些沮丧的人,伸手覆在男孩的后颈上,安抚似的用拇指轻轻摩挲着细嫩的皮肤。“Barry,你知道,你的童年和别人不太一样,所以如果你比别人稍微依赖大人一点也没什么关系,而且这不是病,更不会是人格障碍。” “可是..” “没关系的,等你慢慢再长大些,成为一个成年人了,你会独立的。”

Harrison重新开动了车。

如果说要说实话的话,Harrison绝对是认同Barry有依赖型人格障碍,只不过还没有严重到生活不能自理。但是他没有一点担忧,从他扬起微小弧度的嘴角和眼里透出的一丝愉悦就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其实与担忧恰好相反。只是Barry没有仔细观察别人面部表情的习惯,现在的光线也不足以让他看到这么细致的地方,并且——最重要的是,他正看着前方的街景。剩下的那一半路程,他们又是在沉默中度过的。

经过这次谈话,Barry真的毫不顾忌地继续依赖Harrison,甚至比以前更严重了些,让Caitlin和Cisco大为惊讶的是他们的举动有时候亲密到看起来甚至逾越了父子关系。
“这样不行..Cisco..我们不能让Barry这样下去了..这,这也太过了。”
某一次,Caitlin忍不住悄悄找了Cisco,轻声对他说。“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帮Barry找他的亲生父亲,说不定可以帮他转移注意力,让他不在Wells的掌控之下独立完成一些事,或许这样会好得多。” “这真的真的是个好主意Cisco!你的小脑瓜怎么这么好用——问题是我们要怎么找?“
“我猜,Barry一定没有回到他以前的住处去看过——”

“所以..你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一个可能会遇到巨大惊喜的地方!” “巨大惊喜..”
“对!”
“但我得先说好了..不能去违禁的地方..”
“不去不去——”
Barry回想着Cisco当时神秘的表情,犹豫着怎么向监护人开口。
“Hum..Uncle Wells..我周末可以跟Cisco他们一起出去玩吗?” “当然。” Barry惊讶于他的干脆,扭头有些惊喜地看着Harrison,“不过,你知道什么地方不能去的。” “知道!如果再去那种地方我直接离开——”

怀揣着一点点的兴奋,Barry盼来了周末,他穿好衣服出了门,到指定的地方去跟Cisco他们见了面,然后他们一起出发,目的地是Barry幼时的住处。Barry一路看着沿途的景色,觉得似乎有些眼熟,Cisco却始终卖着关子,Caitlin也完全不肯告诉他。当他下了车看到那房子,才回忆起这是什么地方。“这么多年了居然都还没变...” Barry只在远处看着那房子,却有些不敢走近,他担心自己会没法面对那些回忆。Cisco跑到前面一点,扭头对Barry说:“这就是你以前的家吗——这里超漂亮啊——” Caitlin也跟了上去,跟Cisco一起看着眼前的房子和绿化带,树上的叶子绿得晃眼。“这是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Barry想着,脑子里又是最后在这房子里见到的画面。枪声、鲜血,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爸爸应该已经不在这里了吧..Hum..不过这也确实算是惊喜,我自己是绝对不会想到来这儿看看的,不知道West家怎么样了..” Barry抬头看着周围的一切慢慢向前挪步,突然他被捂住了口鼻,还没等求救出声便昏了过去。

————————

“Barry你怎么还不过来?” Cisco头也没回这么问了一句,却没得到回应,他有些疑惑地扭过头去四处看了看,却发现自己的死党不见了。“Barry?” 他们俩开始有些慌了,到处寻找着Barry,但是他似乎就是在几分钟之内消失了,Caitlin急忙拿出手机打电话给Harrison。“Barry不见了..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一转眼就没看到他..”

————————

“Barry, Barry!”
“嗯..什么..”Barry这么想着,脑袋昏昏沉沉,难以将眼皮抬起也移动不了身体任何一个部位,隐隐约约能看出自己在一辆车里。他听到有人在喊他,拍着他的脸颊,随后是嘴唇上的一阵刺痛,“刺啦”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贴上嘴唇的胶布被撕了下来。Barry轻哼了一声,想抬手揉揉嘴唇却感到手腕被紧勒禁锢在身后,不久也被人解开了。“Barry你能听到吗?Barry? ” Barry微微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着眼前的人。“Uncle Wells..? ” 他刚抬起手,就被人握住,似乎带着焦急。然后Barry被扶起拥入怀中,轻吻着额角。“怎么回事..?” 反应了一会儿,Barry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被..绑架了?” 他有些疑惑地看着Harrison,然后得到了对方的确认,Harrison想起什么似的伸手从车门边拿了瓶水开好瓶盖喂给Barry喝了几口。此时的Barry十分迷茫,他从没想过绑架这回事会有一天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愣了一会儿又开口道:“那Cisco和Caitlin呢?他们俩没事吧?” “他们俩没事,你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吧,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了或者有没有不舒服。” “Uncle Wells..你有仇家吗?” “怎么了?” “不然我为什么会被绑架呢?“ “或许他只是知道你家境不错呢?” “嗯..那你怎么把我救回来的,我是说,首先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既然你真的想知道..我可以随时定位你的手机,这样就能找到你了。” Barry睁大了他那水润润的灰绿色眼睛,一脸不可置信。“Uncle Wells..你装了定位器吗?” Harrison似乎思考了一会儿,但是没多久就立刻接话了。“当然不,我只是可以依靠技术做到定位手机而已。” 出于信任Barry没有多想立马就相信了,似乎是由于药效还没完全过,他感觉还是有些晕晕的,便靠在监护人怀里。“我们回家吧Uncle Wells..” 说着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Harrison轻揉他的发丝,轻声对怀里的男孩说:“我们现在就回家,好梦Barry。”

“走吧。”
“好的Mr.Wells。”

高中的咸鱼并没有时间写贺文。
悲伤!!!

【博闪】慢性毒药 04(重发版)【AU,无超能力】

这回..我也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似乎剧情走向被我推得超速。还得尽量保证逻辑性吧。

———————正文———————

即使是得到了Harrison的原谅,Barry的禁足令并没有解除,他依然只能将自己这个周末全部耗在家里。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Barry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Cisco和Caitlin都给自己发了消息,询问自己的情况。他勾起嘴角笑了笑,仰面躺在床上,举着手机回复自己两个死党的问候。

“那你这周末还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来?”

这个问题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时候,Barry皱起了眉,轻咬住自己的下唇,眼里满是难为情,毕竟被禁足似乎不是什么特别令人自豪的事情,这让他听起来就像个偷跑出去玩而被抓回来的小孩。但是仔细想想,自己好像确实是偷跑出去被抓回来的,只不过自己好像不算是小孩。

“Barry?”

长时间未回复让对面的人似乎有些着急了,Barry把自己被禁足了的情况打到输入栏里,看了看又删掉,然后又打上去。

“你还在吗Barry?”
“Cisco,我被禁足了。”
“......”
“Cisco我知道这很好笑但是你相信我这一点都不好笑。”
“所以你到底想表达它好笑还是不好好笑?“
“好笑,不对它不好笑。”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能出门了太可惜了本来我们还想跟你一块儿去吃点好吃的呢比如大贝利哎太心疼你了Barry。”
“你这叫心疼吗?你嘲讽起我来连标点符号都不要了。”
“好了好了,我下周一早上去给你买了带去行吧?”

Barry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眉眼中透露出满满的笑意。Cisco和Caitlin总是会在他不开心的时候安慰他,在他不顺心的时候帮他想办法。

“我觉得我可能要离不开他们了——嗯,这样也不错。”

Barry这么说着伸了个懒腰,抬手将手臂横在脸上,遮住有些刺眼的阳光。

“不..妈妈..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吗..爸爸呢..他去哪了..爸爸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们告诉我我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一个小男孩就这么站在街旁,看着警察和医护人员忙碌地处理现场,他翠绿的眼眸此时被泪水覆盖,充满了恐惧不安与不解。在他眼里这件事情并不是充满血腥的恶性事件,而是一个糟透了的,让他没法再继续与最亲爱的家人生活下去的噩梦——他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自己的双亲。

“Barry.” 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男孩有些惊慌地抬头看着刚刚喊了自己名字的人,眼角挂着的泪水随着抬头的动作从脸颊滚落。而这个男人蹲了下来,抬起一只手用拇指轻轻抹去男孩脸上的泪痕,他再次开口时,男孩眼中的恐惧渐渐消减,面前的人的温柔莫名让他感到安心。“听我说,Barry,我是你父亲的朋友,叫Harrison Wells。你父母没办法照顾你了,他们出了一点事情。从今天起,我会把你带到我家去,你就在那里跟我一起生活了,好吗?” 男孩似乎有些不理解,犹豫了一会儿开口。“为什么我父母不能照顾我了..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吗?” “不,你还会见到他们的。” “你会让我见到他们吗..你会带我去找他们对不对..” “对,我会带你去他们那里。等事情都过去了。” 男人伸手将男孩搂入怀中,轻轻抱起,往一旁走去,离开人群。

再睁开眼睛,Barry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稍短的指针走过了两个大格。“又做了那时候的梦..” Barry双手后撑坐起来靠在床头,脑袋昏昏沉沉的。他伸手撑着自己的额头,拿起手机看了看,这时候门开了,Harrison Wells如平时一样踩着从容的步子进来。

“Uncle Wells..你说过你会带我见我的父母。” 进来的人似乎脚步停了下来,Barry没有抬头,只是低着头用指尖揉着自己的眉心,然后接着说,“以前我不明白,但是后来我慢慢知道了,我的母亲是被杀害了,我确实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来者只停顿了一会儿,又接着往男孩的床边走,这时候床上坐着的人抬起了头,自顾自地接着说下去,“我的父亲,我觉得我还有希望能见到他,Uncle Wells,我也很想见到他,我会想尽一切办法。” Barry抬起头,眼神里充满坚定,他看着Harrison,后者的双眼中透出的只有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但是,即使我找到了我的父亲,你也仍然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仍然是抚养我长大将我培养得这么优秀的,最好的养父。” “Barry,你知道,” Harrison站在床边,伸出右手轻轻托起Barry的下巴,拇指摩挲着男孩脸颊细嫩雪白的肌肤,盯着他那称得上美丽的双眼,“我一直很骄傲有个你这样的儿子,你点亮了我的生活,让我知道拥有一个儿子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不得不承认,你也教会了我很多,是的我也经常有错误的地方,Barry,感谢你把它们指出来了。” “..抱歉Uncle Wells,我昨天给你惹了麻烦,我以后..不会再惹你生气了。” “确实是我把你看得太紧了,想去哪里我可以带你去,但是酒吧那种地方是绝对不可以的。”

似乎在那之后,Barry变得更加顺从Harrison,他开始在大多数事情上都依赖于自己监护人的选择——比以前更多。Caitlin拥有着女生的细腻心思,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在某个课间,她走到Barry桌前,双手撑在桌面,看着一脸茫然抬起头的Barry。
“Barry,你不能这样下去了,你这么依赖Mr.Wells以后怎么独立?”
“Hey Caitlin..我知道这是个问题但是我现在觉得我可能..”
“你知道吗Barry,你可能患了依赖型人格障碍,你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知道你的童年时期很糟糕,糟糕透顶,但是你也不能这么依赖另一个人,你只能依靠你自己。”
“依赖型人格障碍..?那是什么?”
“你知道..根据你上初中跟我和Cisco成为朋友以来,你一直都看起来完全不叛逆,这么说可能看不出来什么。但是我得说,从你的很多行为上看,其实你一直都有依赖型人格障碍的基本症状——我曾在书上看到,所以前段时间查了点资料,而且,现在似乎变得更加严重了。你想想——一个十六七岁的男生,” Caitlin甚至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展开来照着上面念着,“每天上下学都由监护人接送,几乎从不跟朋友出去玩,自己没法做决定,事事都要向监护人询问意见,一放学就回家。你作为一名高中生没有一丁点儿自己的生活,Barry你觉得这样恰当吗?” 她几乎是一口气说完了这段话,让面前坐着的男生瞬间大脑一片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然后他皱起眉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手里的纸条。“你甚至列了个清单?我是被当成研究对象了吗?” Caitlin睁大双眼一时有些说不出话,然后将那张纸慌乱地塞回口袋。“对,我在研究你,为了你而研究你。” 她对自己的理由十分满意,眨了眨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直起身子有些不自然地走回座位。

“What the heck..所以我在我朋友眼里都已经有什么奇怪的性格障碍了?”

占tag致歉。
因为 慢性毒药 剧情似乎推动过快有逻辑上的漏洞所以04将会修改重发。

天哪..卡住了突然写不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被大大粉了啊啊啊啊啊!

【博闪】慢性毒药 03 【AU,无超能力】

最近..好有写作动力,但是真的怕写毁(。

———————正文———————

到了家之后,Harrison自己扶着Barry回到房间,将人的外衣脱去,安置在床上。男孩伸手抓住他的袖口,看上去显然意识还不清晰,双眼有些无神,眼眶也因为醉酒而微微泛红,看起来却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至少Harrison这么觉得。男孩动了动鲜红的唇,小声嚷着“我还没玩够..Uncle Wells你为什么要把我弄回来..”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像是融化了的糖果一般软糯甜腻。一瞬间心里像是有电流通过,Harrison盯了Barry半晌,低头不再直视那双湿漉漉的灰绿色眼眸,而是帮人把外裤脱去,而后立刻将人白皙的双腿盖在棉被里。再抬起头时,Barry跟他离得很近,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男孩还想开口,用他像蜜糖一样腻人的声音诉说自己的委屈,却被立刻制止了。他的嘴唇被Harrison的手覆住,后者再施力顺势将人摁在床头。“如果你下次再敢这样偷偷跑去那种地方玩,我一定会让你永远记住这么做的后果。” 这句话带着十分明显的威胁意味,而此刻的Barry自然没法辨别,只是感觉更加委屈了,眼泪快速在他的眼眶中凝聚然后落到用力按压着他面颊的手上。他不能完全处理好那句话里的所有信息,只知道自己的监护人此刻生气了,只好抽泣着点了点头。

无论是通过视觉、听觉还是触觉,Harrison都很明显地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小家伙正在哭,看起来就像是自己欺负了他一样。“立刻睡觉,” 男人收回手,强硬地将啜泣着的人塞进被子里,“还有,别哭了。” 他说完,立刻将视线移开,走出Barry的卧室,顺手关了灯带上了门。

第二天早上起来,Barry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人狠敲过几下一样,晕乎乎,而且还伴随着疼痛。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前一夜的记忆出现了断片,记忆里似乎只剩下“Uncle Wells生气了”这一点东西,反正他是回忆不起来别的了。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似乎有些红肿,听到有脚步声,从节奏上看应该是那个自己此时最不想面对的人——Harrison Wells。于是他选择逃避,把被子抓起来蒙在头上假装自己并没有醒,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犯这么大的错,天知道他的监护人在这种时候会多生气。“Uncle Wells究竟是怎么做到每次我刚醒就过来的..” Barry小声嘟囔了一句,把自己整个蜷在被子里。

门开了,来者从门外踏进,然后是门关上的声音。

Barry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不禁把自己缩得更紧。“Barry Allen.” 声音在头顶响起,令人感到无比绝望,然后被子被掀开,一阵寒意袭来。“你已经醒了,你不觉得你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好冷..” “不许撒娇。” 身为监护人的Harrison自然不希望面前这个家伙感冒发烧,转身去衣柜里找了衣服给他。Barry有些不安地望了语气听起来很不悦的人,抿紧了嘴唇,把衣服裤子穿好。

第一次经历宿醉的他似乎感到很痛苦,深呼吸着揉了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抱着膝盖靠在床头,低头看着床单,或许只是眼神放空。“现在知道难受了?” Harrison十分享受昨晚对Barry稍稍粗暴的动作,但是此刻的男孩十分清醒,他只得把想要伸手捏住对方下巴迫使对方直视自己的冲动完全忍回去。“抬起头,Barry Allen。” 他现在开始想要拽着面前低着头的人的头发让人抬头,但是他不能。僵持了半晌,Harrison开始握起拳保持自己的理智,这时候Barry抬头了。“我只是想出去疯一次,我从来都没有试过,为什么别人都可以我不可以。”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对Harrison说话,声音虽然有些颤抖但是却让人感到他的坚定。被顶撞的年长者此刻显然已经有些忍无可忍,他俯下身,伸出右手握住男孩的左肩,指尖发力让人感到一丝疼痛。“因为我是你的监护人而我认为那种地方非常不安全!你昨晚醉成那样你以为如果我不去接你你会发生什么事情,假如当时找到你的是一伙坏人他们就把你带走了,还是毫无抵抗之力,懂吗!” Harrison很少对Barry发怒,这次简直出人意料。而正处青春期的人这时候反倒更加倔强,他也冲着面前的人喊了起来:“我知道,我知道!但就是因为你从来都不让我有独立的机会所以我现在才连这点安全意识都没有!你的保护过度了!”

Barry挣开握着自己肩膀的手,从床上一步跨下,往门口走。Harrison快速抓住男孩的手臂把他拖回来。“你去哪。” “不要管我了!” “Barry Allen,你以为我还会放你出去吗?抱歉你这周末被禁足了。” “Harrison Wells你简直不可理喻!” 说完这句话Barry感到手腕被用力抓握带来一阵疼痛,然后被人甩到床上。“Barry Allen,你今天连房门都不能出。因为你用这种语气对自己的养父说话。” “我本来根本不需要养父,我父亲根本就没有死!” “你亲眼看见了吗?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死。” “那你又怎么知道他死了?是你夺走了我在我父亲的监护下成长的机会!一切都是因为你!” “我当时就应该把你留在那里让你自生自灭。” Harrison冷冷地抛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当Barry听到“咔嗒”的一声锁门声,他就知道他这个周末真的不能走出这个房门。

刚刚跟自己的监护人吵了一架的Barry显然还在气头上,他只想出去跑个几圈,又想起来门被锁上了,他连自家的花园都没法跑。他将枕头用力往地上一扔,然后捂住自己的脸,缓慢蹲下,靠在床边滑坐到了地上。他思索着一切的一切,从最初那人温柔地安抚,将自己带离那个血腥的地方,从小便悉心教导自己,过度的保护似乎也只是担心脆弱敏感的自己再次受到伤害,再到昨天自己做下那个错误的决定,和今天这场不必要的争吵。Barry似乎没有理由对Harrison那样说话,他感到自己错得离谱,而对方估计已经被自己伤透了心,或许也失望透顶。越想到这里Barry越觉得难过,他的眼眶越来越湿润,鼻子也有些发酸,他捂着自己的口鼻,隐忍着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和难以抑制的抽泣声。

咔嗒。

“Barry.”

“对不起Uncle Wells,对不起..” Barry攥紧抱着自己的人的衣服,哭得浑身颤抖。他将自己缩成一团,紧紧靠在Harrison怀里,而后者此时也温柔地轻抚他的脊背安抚着哭得泣不成声的人。“Barry,我原谅你了,别哭了。” 怀里的男孩即使是校田径队的一员也依然十分清瘦,此时颤抖着更是让人无比心疼。

美丽的事物似乎都是这么脆弱的不堪一击,令人怜惜。Harrison这么想着。

TBC.

【博闪】慢性毒药 02 【AU,无超能力】

拖了好几天才开始写..x
在返乡的路上坐着长途车慢慢写慢慢写,不知道质量怎么样..啊希望不嫌弃。x

———————正文———————

“你今天出来得很晚。” Harrison Wells不带什么情感地这么说着,天色渐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Barry只觉得他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不悦,皱着眉抿了抿嘴唇,扭头望了一会儿驾驶着车的人,又看向窗外。“I'm sorry..下次我会提前告诉你一声的。” “所以你今天为什么那么晚?“ “Uncle Wells你是不是生气了?” Barry小心翼翼地问着,“但是我觉得我都是个高中生了..我也能照顾好自己,偶尔跟朋友在外面晚一点应该也没什么关系的吧..” 剩下的那段路,Harrison没有再开口说话,Barry有些慌乱地张口又闭上,想尽量化解这种状况,最后还是认命地看向窗外,看着窗外的景色快速从眼前掠过。

天色全暗之后的中心城到处都是闪烁的霓虹灯,令人眼花缭乱。Barry不禁思绪开始飘远,他开始想Cisco和Caitlin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身为一个正处青春期的高中男生,Barry简直乖得不像话。

想想总可以吧..

他看着窗外的街景,似乎闪过的酒吧,激烈的音乐在一瞬震动着他的耳膜,心里似乎一闪而过了逆反心理,咬着下唇扭头看看一言不发的人,那种心理立刻消去。

我只要好好待在他的控制下就好了,一切都不会再有什么意外。

到了家门口,Harrison将车子停稳,却没有摁开车锁,他转向Barry,一手搭在副驾驶座椅上,一手扶着方向盘。“Barry,”他开口道,“在外面晚一点意味着你会面对更多危险你应该明白,我教过你很多。” 男孩撇撇嘴,眼神里似乎带着委屈和撒娇。“下次要注意,去了哪里至少要让我知道,我很担心你。”男孩乖巧地点了点头,瞄了几眼Harrison。“别像个犯了错而委屈的小孩一样,我不责怪你,下次别让我这么担心就好了。”

“所以昨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当然。”“Mr.Wells没有生气?““我觉得他可能生气了,但是还好,没有骂我。” Barry回忆到Harrison昨晚冰冷的态度及语气,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我觉得我以后可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呆太晚..” “Barry,你都高中了,而且还只是在学校,对Mr.Wells来说这一切就这么不安全吗?你可以为自己争取一下啊,别当朵温室里的花,Barry。” “Cisco..我没法..” “算了,算了,Barry·乖孩子·Allen,我看你一辈子都没办法违抗Harrison Wells的命令。”

Caitlin捏了捏Cisco的肩膀,给他试了个眼色,然后略带微笑地看着Barry。“不然,我们去帮你说服一下Uncle Wells?他是不是担心我们会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什么的,既然这样我们就去证明给他看我们绝对是益友?” “不,Cisco说得对,我得为自己争取。” Barry眼神稍微放空,然后略翘起嘴角,“今天周五,晚上我们去酒吧玩。” 他的脑子里回放着昨晚经过那间酒吧时的场景,那短暂而激动人心的音乐似乎还在耳边回荡,Barry像是一只被养在笼子里的小雀将要第一次逃出禁锢见到世界一般激动。“Wow..第一次就去那么带劲的地方,不错嘛Barry Allen。” “Caitlin,一起吗?” 棕发的姑娘似乎犹豫了一会儿,随后耸耸肩微挑起了眉。“Why not?”

夜晚似乎来得越来越来越早,也或许是今天的云层有些厚,夜幕降临的很早。田径队训练完之后,Barry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头发还有些湿润,碎发随意地搭在额头,脸颊泛着运动过后的微红——也可能为是即将去酒吧“探险“而激动。他打开水龙头往脸上扑了把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走出了洗手间。“Let's go, my friends.”

Caitlin自然不会不带上自己的男友,所以Ronnie成为了这里唯一一位成年人,尽管他才刚过法定饮酒年龄。

“先说好,你们不能喝酒精饮料。” Ronnie显然不适合当这帮只比他小四五岁的高中生的监护人,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威严都没有,在Caitlin的求情眼神攻击下,他改了口,“..你们,一人最多喝一杯。” “爱你,Ronnie。” Caitlin冲他眨了眨眼,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唇。

踏进酒吧的那一刻,Barry感觉自己就像踏入了一个新的世界——Harrison Wells从来不准他来这样的地方。绚烂的灯光晃过人群,缤纷的色彩让人眼花缭乱,而疯狂的人群也不会过多在意灯光,他们只管尽兴。嘈杂的环境和浑浊的空气让Barry感到有些头晕,但他没有在乎那么多,他绿色的眼眸此时闪烁着如星辰般璀璨的光,开始变得有些激动。“Cisco,这地方真的棒极了。” 他拽着身边同伴的袖子,凑到对方旁边激动地说着。“Calm down, boy,你才刚进来呢。” Cisco一脸“你还是年轻”的表情看着Barry,走到吧台前让Ronnie帮忙点了两杯鸡尾酒,示意Barry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像你这样的男生在这里应该很容易泡到妹子,好好看看周围吧。” Cisco冲身旁第一次来的人神秘地笑了笑。酒吧的探险旅程从Barry拿到那杯酒的一刻,开始了。

“咳..这玩意有点辣还有点苦。” Barry毫无防备的喝了一口酒却差点被呛到,Cisco帮他拍拍背顺了顺气。“慢点喝,Barry。” “我猜必须得这样..”

整件事情似乎都没有按照计划进行,但本来也就没有什么计划。三个高中生没有一人只喝一杯酒,Barry也没有玩到尽兴才回去,他被Harrison派人接走了。

“我还没玩够,你们放开我..!” 男孩白皙的脸上透着潮红,显然是喝醉了,他做着无用的挣扎,被人架上了车。

“Poor Barry..” 一旁站着的另外三人都摇了摇头,对被带走的人表示同情。

Barry上了车之后就开始迷迷糊糊,身旁是熟悉的人。他紧抓车门上的扶手,头靠在车窗玻璃上,随着车的驾驶小幅度地磕着玻璃。“Barry Allen,你的脑袋不疼吗。” 男孩似乎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了,没有给出回应。男人只好伸手把醉成一滩的人捞进怀里,让人靠着自己的肩。醉酒者湿热的带着一丝酒精味的呼吸打在自己颈窝处。Harrison低头盯着男孩看了一会儿,昏暗的光线下还是白得发光的皮肤,卷翘的睫毛在人眼睛下方投影出一片小小的阴影,被酒精浸润的薄唇红润细嫩。他凑过去犹豫了一会儿,吻了男孩光洁的额头,随后扭头看着窗外。

“Barry Allen,我真的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