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 in Darkness

沉迷于GG和陛下。

【博闪】慢性毒药 04(重发版)【AU,无超能力】

这回..我也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似乎剧情走向被我推得超速。还得尽量保证逻辑性吧。

———————正文———————

即使是得到了Harrison的原谅,Barry的禁足令并没有解除,他依然只能将自己这个周末全部耗在家里。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Barry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Cisco和Caitlin都给自己发了消息,询问自己的情况。他勾起嘴角笑了笑,仰面躺在床上,举着手机回复自己两个死党的问候。

“那你这周末还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来?”

这个问题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时候,Barry皱起了眉,轻咬住自己的下唇,眼里满是难为情,毕竟被禁足似乎不是什么特别令人自豪的事情,这让他听起来就像个偷跑出去玩而被抓回来的小孩。但是仔细想想,自己好像确实是偷跑出去被抓回来的,只不过自己好像不算是小孩。

“Barry?”

长时间未回复让对面的人似乎有些着急了,Barry把自己被禁足了的情况打到输入栏里,看了看又删掉,然后又打上去。

“你还在吗Barry?”
“Cisco,我被禁足了。”
“......”
“Cisco我知道这很好笑但是你相信我这一点都不好笑。”
“所以你到底想表达它好笑还是不好好笑?“
“好笑,不对它不好笑。”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能出门了太可惜了本来我们还想跟你一块儿去吃点好吃的呢比如大贝利哎太心疼你了Barry。”
“你这叫心疼吗?你嘲讽起我来连标点符号都不要了。”
“好了好了,我下周一早上去给你买了带去行吧?”

Barry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眉眼中透露出满满的笑意。Cisco和Caitlin总是会在他不开心的时候安慰他,在他不顺心的时候帮他想办法。

“我觉得我可能要离不开他们了——嗯,这样也不错。”

Barry这么说着伸了个懒腰,抬手将手臂横在脸上,遮住有些刺眼的阳光。

“不..妈妈..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吗..爸爸呢..他去哪了..爸爸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们告诉我我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一个小男孩就这么站在街旁,看着警察和医护人员忙碌地处理现场,他翠绿的眼眸此时被泪水覆盖,充满了恐惧不安与不解。在他眼里这件事情并不是充满血腥的恶性事件,而是一个糟透了的,让他没法再继续与最亲爱的家人生活下去的噩梦——他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自己的双亲。

“Barry.” 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男孩有些惊慌地抬头看着刚刚喊了自己名字的人,眼角挂着的泪水随着抬头的动作从脸颊滚落。而这个男人蹲了下来,抬起一只手用拇指轻轻抹去男孩脸上的泪痕,他再次开口时,男孩眼中的恐惧渐渐消减,面前的人的温柔莫名让他感到安心。“听我说,Barry,我是你父亲的朋友,叫Harrison Wells。你父母没办法照顾你了,他们出了一点事情。从今天起,我会把你带到我家去,你就在那里跟我一起生活了,好吗?” 男孩似乎有些不理解,犹豫了一会儿开口。“为什么我父母不能照顾我了..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吗?” “不,你还会见到他们的。” “你会让我见到他们吗..你会带我去找他们对不对..” “对,我会带你去他们那里。等事情都过去了。” 男人伸手将男孩搂入怀中,轻轻抱起,往一旁走去,离开人群。

再睁开眼睛,Barry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稍短的指针走过了两个大格。“又做了那时候的梦..” Barry双手后撑坐起来靠在床头,脑袋昏昏沉沉的。他伸手撑着自己的额头,拿起手机看了看,这时候门开了,Harrison Wells如平时一样踩着从容的步子进来。

“Uncle Wells..你说过你会带我见我的父母。” 进来的人似乎脚步停了下来,Barry没有抬头,只是低着头用指尖揉着自己的眉心,然后接着说,“以前我不明白,但是后来我慢慢知道了,我的母亲是被杀害了,我确实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来者只停顿了一会儿,又接着往男孩的床边走,这时候床上坐着的人抬起了头,自顾自地接着说下去,“我的父亲,我觉得我还有希望能见到他,Uncle Wells,我也很想见到他,我会想尽一切办法。” Barry抬起头,眼神里充满坚定,他看着Harrison,后者的双眼中透出的只有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但是,即使我找到了我的父亲,你也仍然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仍然是抚养我长大将我培养得这么优秀的,最好的养父。” “Barry,你知道,” Harrison站在床边,伸出右手轻轻托起Barry的下巴,拇指摩挲着男孩脸颊细嫩雪白的肌肤,盯着他那称得上美丽的双眼,“我一直很骄傲有个你这样的儿子,你点亮了我的生活,让我知道拥有一个儿子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不得不承认,你也教会了我很多,是的我也经常有错误的地方,Barry,感谢你把它们指出来了。” “..抱歉Uncle Wells,我昨天给你惹了麻烦,我以后..不会再惹你生气了。” “确实是我把你看得太紧了,想去哪里我可以带你去,但是酒吧那种地方是绝对不可以的。”

似乎在那之后,Barry变得更加顺从Harrison,他开始在大多数事情上都依赖于自己监护人的选择——比以前更多。Caitlin拥有着女生的细腻心思,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在某个课间,她走到Barry桌前,双手撑在桌面,看着一脸茫然抬起头的Barry。
“Barry,你不能这样下去了,你这么依赖Mr.Wells以后怎么独立?”
“Hey Caitlin..我知道这是个问题但是我现在觉得我可能..”
“你知道吗Barry,你可能患了依赖型人格障碍,你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知道你的童年时期很糟糕,糟糕透顶,但是你也不能这么依赖另一个人,你只能依靠你自己。”
“依赖型人格障碍..?那是什么?”
“你知道..根据你上初中跟我和Cisco成为朋友以来,你一直都看起来完全不叛逆,这么说可能看不出来什么。但是我得说,从你的很多行为上看,其实你一直都有依赖型人格障碍的基本症状——我曾在书上看到,所以前段时间查了点资料,而且,现在似乎变得更加严重了。你想想——一个十六七岁的男生,” Caitlin甚至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展开来照着上面念着,“每天上下学都由监护人接送,几乎从不跟朋友出去玩,自己没法做决定,事事都要向监护人询问意见,一放学就回家。你作为一名高中生没有一丁点儿自己的生活,Barry你觉得这样恰当吗?” 她几乎是一口气说完了这段话,让面前坐着的男生瞬间大脑一片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然后他皱起眉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手里的纸条。“你甚至列了个清单?我是被当成研究对象了吗?” Caitlin睁大双眼一时有些说不出话,然后将那张纸慌乱地塞回口袋。“对,我在研究你,为了你而研究你。” 她对自己的理由十分满意,眨了眨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直起身子有些不自然地走回座位。

“What the heck..所以我在我朋友眼里都已经有什么奇怪的性格障碍了?”

评论(4)

热度(12)